山阿

主厨杰西卡,叶王初心,喻王本命,all王杂食

sp预警,不知道sp的请慎入

sp:喻黄王  cp:喻黄王

不是混乱三角,王受

全文ooc

没有前情提要,我就是想打杰希卡。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FLR1Go00V7MAWO1O/ 《看我们杰西卡的混合双打》,文章被屏蔽了,加了个链接试试


后面的废话:不只是周王冷啊,黄王一样冷啊,多关心关心冷cp啊。少天大大,表面阳光小奶狗,背后可是心机小狼狗,多多爱他,为我们杰希打call!




一株成了精的王不留行的自我修养

关爱北极圈冷cp人人有责

奇怪的修真paro

年龄操作严重,ooc严重


策王 

 

王杰希本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帅的一株王不留行,但不知是修炼出了差错还是怎么的,竟然修出了一双大小眼。大小眼就大小眼吧,还是很帅。

他一飞升就上了南天门,由于近几年来飞升的精怪不少,经常造成交通堵塞。他到的时候,南天门前已经堵了不少人。王杰希在机器那里取了个号,等了好久,才叫到他的号,他急忙上前去。

“王杰希,来了吗,没来就叫下一个了。”叫号的天将扯着嗓子喊。

“这呢,这呢。”王杰希挤到前面去。

天将对着他和他的精怪证看了好一会儿,才放他进去。

王杰希虽然披着高冷男神的皮囊,内里却住了一个爱闹腾的小妖精,他强压下好奇心,慢慢悠悠地晃着。

远处有些喧闹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什么“玄羽上仙,我爱你”诸如此类的发言。王杰希加快了步伐,往声源地走去。

原来在举办相亲大会,男上仙在左边,女上仙在右边,台下还有疯狂打call的粉丝们。最近天下太平,天帝闲着没事做,才想到这一出。

王杰希的目光直接飘向了那个玄羽上仙,那人桌上的牌子上端端正正写着“吴羽策”三个字。王杰希看了他一眼,感觉自己体内的颜控之魂好像觉醒了。

王杰希匿了身形,往吴羽策身边凑,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,其实早就被吴羽策发现了。

吴羽策突然站了起来,吓得王杰希往后一躲,一时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。吴羽策不经意间勾了勾嘴角,露出一个并不明显的笑容。等到王杰希站起来,他往旁边虚抓了一把,抓住一个披着斗篷的人,扬声道:“就他了。”

王杰希一头雾水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疑惑地看着吴羽策。

天帝看了眼王杰希,立马从位子上站了起来,面容严肃。

王杰希一看情况不好,就想开溜,还没走两步,就被吴羽策牢牢攥住,动弹不得。王杰希可怜巴巴地看向他,后者直接无视了他,王杰希逃跑未遂,眼睛只能盯着地板。

天帝从上面走下来,一双眼笑眯眯的对着王杰希,说:“好,这门婚事我允了,小子,你叫什么来着。”

“王杰希。”

“小王啊,要好好照顾我们玄羽上仙啊。”天帝一副大尾巴狼的架势,说完就回去了。

“好。”王杰希还没回答,吴羽策先应下了。他带着还一脸茫然的王杰希出了相亲现场,等到他们一走,现场顿时沸腾起来。天帝没搭理,只是象征性的说相亲大会继续进行,然后人自己就出去了。

两人走远了以后,吴羽策就放开了方才抓着王杰希的手,也没回头看他,自顾自地在前面走,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在后面跟着。

吴羽策没管他,就任王杰希一路跟着,直到跟到了显策宫。吴羽策打发王杰希让他随便找个地方待着,王杰希气鼓鼓地瞪着他,见吴羽策没有搭理,兀自变回了原形,跳到花坛里,种了进去。

吴羽策拿手碰了碰那株植物,原本开着的花合了起来,位置还往旁边移了移,身上的叶片摇摇晃晃的,竟然有些可爱。吴羽策有些无奈,收回手,走了。

王杰希一棵草在花坛里待得有些无聊,想着去开辟新地图,就一路蹦蹦跳跳的进了药园。药园里的人看他进来也没说什么,王杰希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“噗通”一声跳进了园子里。药园里大多是已经成了精的精怪,王杰希和他们交流一点也不困难,但是药草们太过热情,其中有一株话特别多。

“王杰希,王杰希,你怎么都不理我啊。”黄少天叫叫嚷嚷。

“王杰希,王杰希,你看这个特别好吃。”黄少天变了人形在那里嚼着一只白斩鸡,王杰希也想吃,但是变人形的时候他的大小眼被一群药草狠狠嘲笑了一番,黄少天还给他取外号,他一生气就又变回了草。

“王大眼,王大眼!”黄少天又在唤他,从那以后,黄少天就这么叫他。

瞎叫什么,你个话痨。

王杰希实在受不了黄少天这个话痨的荼毒,他只能搬回花坛。黄少天看他来得时候孤身一人,走的时候却大包小包的,就拍拍他肩膀让他经常回来看他们,王杰希应下了。

王杰希回来以后发现花坛一直没有打扫过,杂草都长得很高了。王杰希虽然是棵草,但也是棵有洁癖的草,他并不是很想住在这样的地方,但是他又懒得很,不想自己打扫。

所以他计划着在这个宫殿里面再找个花坛,可以做他下一个居住点。王杰希在搬家的时候,吴羽策正好回来。

吴羽策看了看这边的一片狼藉,,想了一想后,带点笑意说:“要不你别搬了,干脆住进来吧,这么大的地方难道还不够你闹腾的吗。”王杰希就是在等这句话,这段时间他在外面“风餐露宿”,早就想回温柔乡了。他做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,“不会打扰到你吧。”“不会。”得到了肯定答复后,王杰希也不掩饰他的兴奋,率先跑了进去。

进了宫殿后,王杰希把藏宝袋里的东西都拿了出了,然后摊了一地,吴羽策看着整洁的宫殿在一瞬间变得乱七八糟,下意识就沉了脸。王杰希看到后,演技爆发直接躺到地上开始打起了滚,两手疯狂挥舞,抽抽搭搭地哭,嘴里还喊着什么:“玄羽上仙欺负人。”吴羽策看了看地上,又看了看王杰希,要不是他知道事情真相,怕是都要被这小混蛋骗了。

这毛病不能惯,吴羽策下了决心,沉声道:“躺在地上像什么样子,还不给我起来。”

躺地上的王杰希还是有些怂的,一看吴羽策生气了,立马跳了起来,规规矩矩的站好了。吴羽策看他认错态度良好,方缓了脸色,声音也没有刚才那么冷了:“动不动闹什么脾气,你是小孩子吗!”

“是啊。”王杰希理直气壮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吴羽策以为听错了,又问了一遍。

“我说我是啊,我比你晚成仙几万年,可不就是小孩子吗,不可以吗?”王杰希歪理说的头头是道。

“可以。那现在把你弄乱的地方收拾干净。”吴羽策也不和他计较这个问题。

“我不,我不嘛。”王杰希听出吴羽策已经不生气了,向他撒娇,“哥哥帮我收拾嘛。”或许是那声哥哥取悦了吴羽策,他朝他笑了笑。

王杰希大着胆子去捏了捏吴羽策的脸,“哥哥笑起来很好看呢,以后对杰希多笑笑好不好。”

“好。”王杰希趁着吴羽策回答的空当,飞快地在吴羽策脸颊上亲了一下,乘着灭绝星辰跑了,边跑边喊,“哥哥收拾好了,来叫我吃饭啊,我在药园。”

吴羽策看着王杰希离开的背影,微微叹了口气,嘴角却扯开一个弧度,笑意清浅。他接过了王杰希留下来的烂摊子,尽职尽责地帮他收拾起来。

 

 

 策王   

 

 

黄少天虽然刚刚是说让王杰希经常来看看他们,结果还没到一时辰呢,王杰希就又回来了。

黄少天虽然不讨厌他们又见面了,但还是觉得奇怪。彼时王杰希正慵懒地躺在一棵树上,一只脚挂在树上,另一只脚在空中荡来荡去的,黄少天总担心他会掉下来。他飞上了树,手指戳了戳王杰希的酒窝,王杰希觉得痒痒的,侧身想要躲开,却忘记了自己在树上,差点掉下去,被黄少天一把抓住。

“王杰希,你是不要命了吗?爬这么高。”黄少天嗓门很大,喊得整个药园的人都听到了。

“又不会死,瞎叫什么。”王杰希随意地回,手指掏了掏耳朵,根本不在意。

黄少天一肚子气没地方撒,浑身颤抖,气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你就作吧,以后看谁还会管你。”王杰希想还用你这个话痨说,哥哥会管我的。

刚想完,王杰希就看到看吴羽策走过来了,刚想叫人,见吴羽策脸色并不是很好,知是刚才的话怕是都被人听到了。他只好把嘴边的那声哥哥咽了回去,规规矩矩的叫了声:“上仙。”吴羽策看人低着头,一副认错态度良好的样子,倒也没真想怎么样他,径自牵了王杰希的手。

王杰希这时还有些懵:“去哪?”

“不是你叫我吃饭的时候来叫你吗?怎么现在忘记了。”吴羽策也不恼,温柔的解释。

黄少天哪里有看过玄羽上仙这样子,在旁边直接僵住了。

“好的,我先和朋友说一下话,等一下就回。”王杰希顿了一下,还是用回了那个称呼,“哥哥先回去等我把。”

“好。”吴羽策先走了。

黄少天在听到王杰希喊哥哥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对劲了。

王杰希重重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肩膀:“发什么呆呢。”

黄少天一副刚刚还魂一样的表情看着他:“王杰希,说真的要不是我看到过你那副怼天怼地小公举的样子,我都要以为刚刚那个一脸乖巧的人是你双胞胎兄弟了。”

“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”王杰希无奈叹了口气。

“算了,我说不过你。”黄少天彻底放弃和王杰希斗嘴,反正王杰希总有办法让他说不出话。

“世界欠我一个奥斯卡。”王杰希这时又扮起了晚八点档的忧郁男二,要是这时候下场雨,就更完美了。

我想什么呢,黄少天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踢出去,怕不是跟王杰希待久了脑回路也不正常了。

“不过说真的,要是你喜欢他,就好好和他在一起呗,之前你住药园也是和他赌气吧。”黄少天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劝他,但却准确的命中了问题中心。

王杰希低声的“嗯”了一句,说了句谢谢。结果还没等黄少天感动完王杰希直接来了一句:“怎么样,我刚刚像不像个悲情女主角。”王杰希颇为自豪地说。

黄少天内心冷漠,呵呵,还是大写加粗的那种。

“好了,你别吵了,我回去吃饭了,都这么久了。”王杰希实力表现出了对黄少天的嫌弃。

黄少天想:不是一直都是你在演吗,还怪到我头上。但他面上什么也没说,向王杰希挥了挥手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王杰希这次倒是没有骑灭绝星辰,刚才是为了跑得快,现在他并不是很急,不过还是加快了脚步,一是为了不让吴羽策等,还有一个就是他想看看会有什么好吃的。

王杰希到主殿后被告知上仙在偏殿,他着急忙慌得跑了过去。吴羽策有意逗他,把好吃的菜肴藏了起来,桌上只留了素菜,王杰希看到后,一张脸直接垮了下来,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地盯着他。

吴羽策也不被他的可怜相蒙蔽,相处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摆出一副铁面无私的面孔来训斥他:“别装傻!刚刚在药园里说的话是你的真实所想吗。”许是担心话题又被王杰希带跑偏,凶巴巴地又问了一遍,“好好想,认真回答。”

王杰希刚刚还一副没骨头的样子随意趴在桌上,一听这话,立马跳起来站直了,看似认错态度良好的样子,就差没说出什么我对你永远忠诚一类的中二台词了。

吴羽策也不傻,看人这样子就知道王杰希肯定没往心里去。他心里叹了口气,强硬手段不可以,只能采用怀柔政策。他刚扯开嘴角,想给人一个微笑,可能是他不常笑的缘故,就看对面一脸见鬼的表情。王杰希扭扭捏捏地,像是难以启齿:“哥,你还是别笑了,有点吓人。吓我也就算了,吓坏花花草草的多不好,不过吓黄少天可以,我给您把他带过来?”王杰希说完就跑了,不过没一会儿就又回来了。

回来以后,王杰希直勾勾的盯着桌上各色的吃食,吴羽策被他这一通瞎胡闹,也差不多忘了原先要说什么,不过该有的提醒还是要有,他正了正脸色,说:“生死之事,勿轻言,懂。”边说边蜷起手指,在王杰希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了‘’一下,惹来王杰希不满的抱怨,不过对上吴羽策的眼神后,被吓得缩了回去。吴羽策知道王杰希这次听进去了,也就不再吓他了,拉着王杰希入了座。因为王杰希说,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,所以后半段吴羽策一直任劳任怨地替他夹菜,随他差遣,后来是王杰希自己觉得不好玩了,才安安分分的自己吃菜,不让人伺候了,期间吴羽策一直用自己从未流露出的宠溺目光看着他。

吃饱喝足以后,王·不作死会死·杰希又开始想着作妖,当然别人他不敢弄,自己哥哥还是敢的,不过他要是知道后面的发展,怕是也不敢作死了。

【我是很随意的分界线】

短短几天,王杰希在心里已经演完了一场大戏。很快,好戏上场了。

吴羽策像往常一样翻着书,听到窗外有敲击的声音,发现是自己给王杰希的传音纸鹤,平常这纸鹤也就是王杰希发现什么好玩的传个信罢了,这次他也以为是什么小孩子的无聊言论,结果纸鹤打开,传出王杰希的几声低喘和简短的一句话“哥哥,救我”。短短四字,让吴羽策的心都揪了起来,传信内容送到,纸鹤自焚。吴羽策一瞬间在脑中过滤了一遍他的仇家,到底是谁抓了王杰希,居然敢动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,他当即动身,顺路带上了黄少天,黄少天看他面色郁郁,也没有多说话讨嫌。这样大海捞针的行动进行了几天,还是毫无进展,倒是黄少天一语惊醒梦中人:“我觉得吧,王杰希好着呢,说不定只是想和您开个玩笑。”

“玩笑?”吴羽策冷笑一声,接着道,“那他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。”吴羽策这时也反应过来了,先前脑子一热陷入圈套,若是真被绑了,怎么会没一点音信,当机立断停止搜查,等着某个小混蛋自己送上门来。

【微草山】

王杰希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被看破,还优哉游哉的躺在草地上,和一群草药精们聊着天。

 “你什么时候走啊。我看天上找你找疯了,可别玩脱了。”声音中透着股幸灾乐祸。

“怎么会。”王杰希拍掉了伸过来的手,内心却也在打着鼓,好像很久没动静了,哥哥不会以为他死了吧。这么一琢磨,事情发展不太对。然后他突然坐了起来,吐掉了嘴里的草根,向他的小伙伴挥了挥手,语气欠扁:“回见了,您嘞。”乘着灭绝星辰走了。方士谦不甚在意,屈尊降贵般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,又躺回了草地上。

 策王   

 

王杰希踏入殿内,发现往常安静的宫殿更加寂静了,他也没多想,径直去了吴羽策的房间,谁知刚一进来,就被迎面而来的捆仙索绑了个结实,还没反应过来呢,又被禁了言,真真是求救无门。

王杰希弱小,可怜,又无助。

然后王杰希就对上了吴羽策的视线,吴羽策看上去很平静,不过这让王杰希更害怕了,他这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他可能玩脱了。王杰希开始挣扎,可是捆仙索越捆越紧,他渐渐没了力气,眨巴了两下眼睛,就哭了出来。吴羽策也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根本没想搭理,就任凭王杰希哭,不过捆仙索倒是解得松了点,禁言咒也顺势解开了,宫殿里360度立体音效环绕式哭声,王杰希哭了一会儿,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,哭声渐渐止住了,但是紧接着打了个响嗝,眼泪挂了一脸,鼻子红通通地,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吴羽策压下了心里的怜惜,信手捏了个诀,把捆仙索收了回来。王杰希失去了禁锢,“扑通”掉在了地上,他拍了拍身上的灰,站了起来,边站起来边觑吴羽策的脸色,大脑飞速运转着,糊弄应该是糊弄不了了。“在想怎么糊弄我呢,嗯?”正在想着解决办法,吴羽策突然出声,吓了他一跳,急急往后退了两步。

王杰希带着三分真诚五分试探两分扯皮地接话:“哪能啊,哥哥不是最知道我的嘛,我是什么人,哥哥不是最清楚的嘛。”王杰希边说边向吴羽策凑近了些,额前的碎发碰到了吴羽策,后者身体陡然僵硬。

王杰希啊王杰希,为了逃罚,你连色诱这种事都做了,唉,回去怕是要被他们笑死。王杰希虽然心里叹着气,手上动作却很利索,一只手抚上了吴羽策的脊背,还在其耳边轻声喊着“哥哥”。王杰希预想很不错,结果因为姿势问题,反倒方便了吴羽策。吴羽策心里本就憋着火,被王杰希这么一撩拨,火气简直可以燎原了,他攥住王杰希的手腕,不顾他挣扎把他压在了膝盖上,重重拍了两巴掌,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疼痛,“呲哩呲哩”地。王杰希巴掌上身后才真正地意识到吴羽策是真的生气了,他不再动弹挣扎,活像条失去人生意义的咸鱼。

吴羽策这次不再照顾他的小脾气,果断迅速的脱下了他的裤子,连条亵裤也没给他留,王杰希手被绳子捆住,下身不着寸缕,脸羞的通红,看着地板。吴羽策原先没想打他,想着孩子年纪小,多教教就好,不过没想到王杰希居然都敢色诱他了,还能有什么做不出来的,也不再心疼,拿过戒尺,就是极狠的一下,一抽就一道肿痕,王杰希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,打了一下吴羽策竟然开始问话:“说吧,怎么想的,怎么想到骗我说你失踪的。”王杰希这时断不敢有其他小心思,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好玩。”

“好玩?”吴羽策边说边又抽了一下,“好玩就可以仗着自己年纪小为所欲为,你知道你失踪我有多担心,结果你呢,躲在暗地里偷笑,笑我们傻,笑我们没你聪明,王杰希你很厉害啊。”吴羽策话里的冷意激的他一颤,他说不出话。

“我最后教你一次,这次以后你就另谋出处吧,天帝说的玩笑话你也不必当真,我自会去澄清。”听了这话,王杰希动用灵力挣开捆仙索,转身抱住吴羽策,眼泪不受控制又落了下来:“哥哥,我错了,别赶我走好不好,我以后听话,一定听话。”王杰希边哭边说,眼泪全部擦在了吴羽策的衣服上,口中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什么“我听话,不要赶我走”之类的话,吴羽策本也只是试探他,若是王杰希真的想离开,他便放他走,他冷了很多年的心这时终于暖了起来,他拍了拍王杰希的头,轻声安慰他:“不赶你走,不赶你走。”王杰希像是为了确认般,问了吴羽策很多遍,吴羽策都很有耐心的回了。

等王杰希哭完,吴羽策旧事重提,他轻柔的擦干了王杰希的眼泪,然后不容拒绝的把王杰希再次放平在了膝盖上,拿起了那把戒尺,又是狠狠地一下,伤痕之间没有重复,但也让他感到痛苦,打完以后吴羽策给他抹了药,王杰希就这么睡了过去,

等再次醒来都已经傍晚了,王杰希利落的从床上跳起来,显然忘记了身上的伤,伤痛一下子复苏过来,疼的他脸都白了,不过也有可能是饿的。他往殿外走,嘴里嘟嘟囔囔地根本没停过,没仔细看路,迎面撞上了吴羽策。嘴里不干不净的话,也被人听了个干净,吴羽策把手放在了王杰希的臀上,王杰希立刻调转话头,亲昵的贴上人的胳膊:“说哥哥好呢,哥哥最好了,我最喜欢哥哥了,所以哥哥能不能放手,杰希怕疼。”吴羽策对上王杰希,永远只会败,王杰希的眼睛里藏着狡黠,调皮的吐了吐舌头。

吴羽策领着王杰希吃了饭,然后又给他上了药,本来打的就不重,吴羽策本来不想上药,让他多疼几天,结果经不住王杰希的撒娇也就随他去了。

【我还是很随意地分界线】

这段日子,王杰希和吴羽策该干的事情干了,不该干的事情,本来吴羽策顾忌着小孩子的尊严问题,想着让王杰希在上面一次,结果王杰希直接躺平,金口一开,说了句“懒得动。”这倒也好,不用吴羽策发愁了。

这天,王杰希又如往常一样和黄少天斗着嘴,不过不同的是这次还加了个方士谦。王杰希名义上来看望王杰希实则为嘲笑,看王杰希被教训他直接笑出了声,差点没被灭绝星辰追着打。当然最后他们签订了友好条约,这才相亲相爱的坐在一起交流感情(相爱相杀)。

“王大眼,你就这样了。”黄少天看了看王杰希。后者随意地瞥了他一眼,在树上来回晃荡,嘴里嚼着草根,含糊不清地回他:“对啊,就这样啊,还能怎样。”

黄少天一副好兄弟我挺你的样子,拍了拍王杰希的肩头。但随即面露难色,欲言又止

,王杰希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:“有话快说。”黄少天这才凑到王杰希耳边说:“ 方士谦说你不行。”王杰希一头雾水:“哪个不行。话说清楚点。”黄少天指了指王杰希的下面,王杰希这时才反应过来,追着方士谦砍。方士谦一看火势蔓延到了他身上,转头就跑,把黄少天扔在了后面,接受王杰希的单方面“虐杀”。

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三人这才停止了这幼稚的追追逃逃,方士谦这才正经起来:“说真的,要是被欺负了,尽管回来 ,我帮你报仇。”王杰希握上他的手,应了声“好”。结果正经不过一秒:“你就算真的不行也没事,我们不嫌弃你。”说完这句话,两人直接跑了,完全没给王杰希反应时间。

王杰希走一步踢一颗石头的回去了,看到殿内吴羽策在等他,他飞奔过去,被吴羽策抱了个满怀,他贴上吴羽策的脸颊,亲了亲他,一触即离,小小声的说:“哥哥,杰希最喜欢你了。”吴羽策对上王杰希亮晶晶的眼睛,温柔的朝他笑了,王杰希顺从的闭上眼,他们在月光下安静的接吻,吴羽策紧紧抱着他,仿佛手中的是他的全世界,心里想着:今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再孤单了。

飘忽不定的星星最终调转轨迹,找到了他的归宿,而那个人也牢牢抓住了他,从此福祸相依,此生不弃 。

 所爱隔山海,山海亦可平。 


end

谢谢各位的小红心,小蓝手,爱你们喲,么么哒。 


 

 

 



周王番外

sp预警,不知道sp的请慎入

sp:周王  cp:周王

全文ooc


江波涛救上人后,趁机瞄了一眼自从被救上来后,就一直在旁边站着的王杰希。

周泽楷手上拿着两人的外套,抿了抿嘴,没有说话。

王杰希想往前走,结果迈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,被周泽楷一把扶住。

周泽楷将外套披在王杰希身上,紧紧攥着他手腕。,叫了一声江波涛:“江,先走。”江波涛了然的点点头,先离开了。

江波涛离开后,周泽楷带王杰希回了家。刚才在气头上没注意到,两人下了次水后,衣服都已经完全湿透了,湿哒哒的黏在身上。

王杰希将衣服裤子一股脑的扔在了玄关那的地板上,只穿了条内裤就往浴室去了。

周泽楷在后面叹了口气,认命的收拾起了被王杰希随手乱扔的衣服。

王杰希出来的时候,身上随意披了件浴袍,周泽楷正在看战队资料。王杰希手上拿着毛巾,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发。周泽楷接过了毛巾,接替了他的工作。

王杰希坐在了先前周泽楷坐的位子上,吹风机暖暖的风让他有点昏昏欲睡,上下眼皮开始打架。头发吹干后,周泽楷放下吹风机,敲了敲椅背,用眼神示意王杰希起身,单手把椅子抽走,盯着王杰希看了好久。

王杰希对上了那双越来越暗的眸子,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他可能真的要完了。

王杰希一开始以为周泽楷是想要做,他想想挨过去也就算了。周泽楷在性事上对他一向温柔,哪怕这次不会温柔,也不会做的太过火。所以当他被周泽楷一把攥住手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错了,岂止不温柔,简直是残暴,王杰希突然想报警了。

王杰希上半身伏在计算机桌上,双手被布条捆住反压在了后背,臀部自然翘起。周泽楷揉搓了几下臀部,轻轻的打了一巴掌,然后掀起了睡袍将其放在了一边。

王杰希回头看他,对上了王杰希略显疑惑的眼睛。被周泽楷捏住了下巴,指腹在他嘴唇上碾过,一个字一个字的重重咬下:“杰希,你最近不太乖。揍一顿,长记性。”

王杰希:? ? ?我来S市看男朋友还要挨顿打,那我下次不来了。

周泽楷没管王杰希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,直接甩下一巴掌,臀上瞬间出现一个巴掌印。

周泽楷用膝盖顶着他,不让他过分挣扎,快准狠的自下而上扇了十下,痛感像坐过山车似的从脊背上传上来。

王杰希一开始没有喊叫,越到后面就算大张着嘴也找不到声音。腰背上的手牢牢禁锢着,无法移动,两条长腿胡乱蹬着,垫着脚想要躲开,脚上的拖鞋早已经被踢飞,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或许是魔术师今天运气不佳,非但没有躲开,反而迎合了周泽楷的巴掌,这样看过去,倒象是自己扭着屁股求揍,王杰希羞耻的低下头,这个小插曲没有影响周泽楷的发挥,巴掌依旧对着臀峰,实打实的打下来。

整打了三十下,臀肉仅仅只是有些红肿。周泽楷停了手,王杰希趴在桌上“嘶啊嘶啊”的呼痛。

又过了五分钟,周泽楷试探性的挥下一巴掌,休息过后的皮肉更为敏感,哪里经得住这番捶楚。

王杰希下意识的躲着周泽楷的巴掌,被周泽楷捉住又狠狠赏了几下。

王杰稀有些受不住了,小小声的唤他:“小周,泽楷,楷楷。”这样呼唤周泽楷都视若无睹,你怕是要我叫你“老公”哦,王杰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幸好周泽楷应了他,王杰希才不至于太丢人。周泽楷虽然嘴上关切的问着:“怎么了?”手却还放在饱经风霜的臀上,威胁意味十足。

王杰希缩了缩身子,周泽楷看他不是很舒服的样子,就把他的手解开。王杰希一获得双手的自由就把他们放到了胸前,还把整个脑袋埋进臂弯里,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声音:“小周不打了好不好,我知道错了。”周泽楷一向很受用王杰希撒娇的样子,但不是现在。

周泽楷顿了顿,说:“不好。”打脸来的太快,王杰希一时没猜到剧情发展,一时不查被口水呛住了,毫无征兆的咳嗽起来。

周泽楷抚着王杰希后背,给他顺着气。

诶!这后续不对啊,接下来的剧情不应该是我认错,你抱抱我,说“不会再打了”之类的话然后就皆大欢喜。

“有意见?”一个上扬的语调。

没意见,没意见,您最厉害,您大佬。王杰希又往里面缩了缩,没说话。

他不说话,周泽楷却又开了口:“犯错挨打,常情。”

我当然知道犯错就要挨打啊!可是我疼啊!你不是我男朋友吗?不能体谅一下我。王杰希心里疯狂吐着嘈,面上还是波澜不惊。

“不怕,不打伤。”听了这句不像安慰的话,王杰希却奇迹般的平静下来,内心弹幕也停止了刷屏。

周泽楷看人平静下来,就接着往下说:“最后二十,报数,没数重来,数错了,也重来。”

王杰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如江波涛一般汹涌。

周泽楷看人没说话,揪了揪王杰希的后脖颈,换来一个不满的眼神。

王杰希:what?您以为逗猫呢,我不伺候了,然后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碎了。

周泽楷甩甩手,吐出两个字:“重来。 ”

这次王杰希倒是老实了,乖乖的报着数,不敢耍一点小聪明。数目不多,但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,到最后整个屁股都通红通红触手发烫。

王杰希闭着眼疼的迷迷糊糊,一点都不愿理人,失去了禁锢的身体软软的趴在桌上。周泽楷把他脑袋掰过来,轻轻的吻上去,强势但又温柔的伸出舌头,一点一点的索取。

周泽楷把人整个捞过来,双方调换了位置,让自己的后背顶住桌子,左手揽着王杰希的腰,右手虚扶着他的屁股,不让惨兮兮的臀受到二次伤害。王杰希被亲吻的晕头转向,总有要倒下的趋势,却总在关键时刻被周泽楷牢牢护住。

 经过刚刚一番,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袍掉落下来,露出藏在里面的莹白肌肤。

https://shimo.im/docs/AirZWybJvbM1nyvk/


end

第一次发文,小透明瑟瑟发抖。